• News.cn|新華網 新華通訊社 新華社甘肅發布 | 新華網甘肅頻道   新聞中心 | 甘肅網視 | 新華影廊 | 新華輿情 | 記者看甘肅
    您的位置:首頁 >> 抵制邪教隴原在行動專欄 >> 正文
    “中功”真是害人的有害氣功組織
    2018年08月15日 18:10:14
    來源: 飛天陽光網
    【字號: 】【打印

      “每當回想起習練‘中功’的這些年,我就特別恨自己,恨不得有個地縫能夠鉆進去。自從不慎被別人誘騙迷戀有害氣功“中功”后,我先后3次被送進天水市精神病醫院治療了好幾次,并險些丟了性命。‘中功’真是害人不淺,我就是要站出來揭發它,讓那些不慎誤入邪教的人都能夠懸崖勒馬,好好工作和生活。珍惜家庭、珍惜自己。”今年53歲、已退休在家的王麗萍說起這些,氣就不打一處來。

      采訪王麗萍,是在鮮花絢麗的6月12日。那天,王麗萍在位于酒泉城區玉門油田生活基地園區自家的住宅樓內等候筆者的到來。這是一套110平方米的住宅,室內擺放的幾盆鮮花沁人心脾,整個房間打掃得干凈整潔,從中折射出主人公遠離邪教‘中功’后,家庭生活及精神面貌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故事還得從20年前說起。

      女兒患病習練有害氣功“中功”不可自拔

      6歲喪母、8歲喪父的王麗萍自小由哥嫂撫養長大,原是中石油玉門油田分公司的一名員工,和徐明婚后育有一名叫多多的女孩。

      女兒多多的出生,為這個原本幸福溫馨的家庭增添了更多歡樂的色彩。但是,禍從天降。經常感冒的多多,在3歲時被醫生確診患有先天性眼疾。突如其來的打擊,給這個3口之家蒙上了一層揮之不去的陰影,整天想著為女兒治病的王麗萍更是病急亂投醫。

      這一切被多年習練有害氣功‘中功’的同事馬娟看在眼里,她不失時機地對王麗萍進行洗腦,灌輸習練‘中功’不僅能替家人祈福,還能夠功到病除,并可保佑一家人平安。

      就這樣,王麗萍在懵懂中被誘騙進了“中功”有害氣功組織中不可自拔。

      “我至今都記憶猶新,馬娟說習練‘中功’,心里想啥好事都會不請自來,如果想擁有很多錢,房間里的任何一個角落就會堆滿了錢。如果想師傅了,他就會穿越時空站到你的面前,只是你看不到對方而已。對于這些歪理邪說,我居然深信不疑。接下來的事情就是馬娟讓我花很多錢購買磁帶、書籍及所謂的內部資料,每天讓我想入非非習練‘中功’發展下線,我是一發而不可收拾,工作干得一塌糊涂,對于正在上學的女兒更是置若罔聞,不管不顧。徐明及哥嫂的苦苦規勸我仍無動于衷癡迷于‘中功’,徐明帶著女兒選擇了和我離婚,那一年,女兒10歲,上小學5年級,我35歲。”王麗萍說。

      離婚那天,丈夫和女兒淚流滿面勸她脫離“中功”,但王麗萍仍然執迷不悟。

      1996年,王麗萍和企業有償解除了勞動合同。此后,王麗萍變本加厲整天沉迷于習練‘中功’并患上了精神病。萬般無奈下,2001年,徐明把她送進了天水市精神病醫院接受治療。

      女兒的淚水化解不了她心中的“執念”

      在天水市精神病醫院住院治療期間,徐明和女兒多多也經常去探望王麗萍。每次離開時,女兒都是哭著離開。但這一切,卻喚不醒王麗萍心底深處最無私的母愛。

      “雖然在精神病醫院接受治療,但是,在‘中功’的迷惑下,我就是不想認前夫和女兒。我覺得習練‘中功’就是在救自己和女兒,捐款捐物也是為了表明自己虔誠的態度為親人祈福。那些年,我的錢基本都被‘中功’組織騙了,他們還讓我要按照‘教規’定期定量發展下線。女兒的病最終還是醫院治好的。”王麗萍忿忿不平地說。

      發展下線,是王麗萍遵從有害氣功“中功”安排去做的事情。

      據王麗萍的同事王偉講,王麗萍迷戀‘中功’后,她們見過一次面。一個夏天的下午,王麗萍打電話約他到酒泉城區世紀廣場見面。王麗萍的打扮讓他大吃一驚,她穿著一件長長的道袍,脖子上掛著一串黑白相間的珍珠項鏈,說話也是顛三倒四的。見面過程中王麗萍一直勸說他加入并習練 ‘中功’,同事拒絕聽她的說教,最終不歡而散,分道揚鑣后再也沒有聯系,只是后來聽別的同事講王麗萍第三次被送進天水市精神病醫院了。

      經過一段時間的治療后,王麗萍的身體開始慢慢康復。醫護人員無微不至的關懷以及女兒往返無數次的看望勸說,讓王麗萍徹底回心轉意。

      “那天的天空下著大雨,當我從窗戶外看到女兒挽著他父親的胳膊,渾身濕透淚流滿面地向我走過來時,我瞬間也淚如雨下心如刀絞。假如不是我癡迷習練‘中功’,他們也不會經常往返于這么遠的路來看我,不僅耽誤他們的學習和工作,更重要的是他們還要承受心靈的煎熬。我捫心自問,我還配做母親嗎?那次,我對女兒鄭重承諾,以后再也不習練有害氣功‘中功’了……”王麗萍哭著說。

      王麗萍終于迷途知返了。

      遠離有害氣功“中功”回歸正途

      經過多次治療,如今的王麗萍,終于回歸正常的生活軌道,大學畢業的女兒重新回到她身邊,她享受著久違了的天倫之樂,每月近3千元的退休工資,讓她衣食無憂,她獲得了重生,生活重新煥發出勃勃生機。對于習練有害氣功“中功”那段非人的日子里,王麗萍用“不堪回首”四個字進行了總結。

      “有害氣功‘中功’真是害人不眨眼。說實話,我年輕時人長得也很漂亮,還喜歡文藝,是單位的文藝骨干。但是,自從誤入歧途習練‘中功’后,被上線洗腦洗得連自己女兒都不管了,整天就想著如何習練‘中功’,如何向上線表忠心捐款捐物。現在回想起來真得很后怕,好在我已經是回頭是岸了。否則,將來會變成什么樣子我自己都不敢相像啊。”王麗萍不停地搖頭說。

      習練有害氣功‘中功’這些年,王麗萍基本屬于和外界隔絕的狀態,其中,被騙捐款捐物不計其數。至今,王麗萍自己都說不清楚曾經被有害氣功“中功”組織騙了多少錢。

      “我就是后悔自己清醒的太晚了,覺得對不起前夫,更對不起女兒,現在,我也常常自我反省,假如我當初遠離有害氣功‘中功’,我們的家庭也不會散。我70多歲的哥嫂就經常對我說,這是從來沒遇到過的好社會,天下太平,不缺吃不缺穿的,我每月有固定的退休金。現在黨和政府的惠民政策又多又好,我要好好活出自己的精彩,照顧好女兒和哥嫂,再也不給社會和親人添亂了。”王麗萍說。(博雅)

    【字號: 】【打印】【關閉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51123275564
    宁夏十一选五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