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ws.cn|新華網 新華通訊社 新華社甘肅發布 | 新華網甘肅頻道   新聞中心 | 甘肅網視 | 新華影廊 | 新華輿情 | 記者看甘肅
    您的位置:首頁 >> 抵制邪教隴原在行動專欄 >> 正文
    脫離邪教“全能神” 邁向新生活
    2018年08月15日 18:10:14
    來源: 飛天陽光網
    【字號: 】【打印

      一間面積不大的房間內,干凈整潔。窗臺上,幾盆鮮花姹紫嫣紅……這就是羅彩萍的家。

      今年48歲的羅彩萍,28歲時交友不慎誤入邪教“全能神”,因不聽勸阻,丈夫李玉帶著年僅5歲的女兒文文與其離婚。在邪教泥潭中越陷越深的羅彩萍被判刑四年。

      “邪教壞的沒法形容。假如我現在再遇到當初哄騙自己加入‘全能神’的那個‘魔鬼’,我恨不得把她撕成碎片。”羅彩萍咬牙切齒地說。

      因病誤入“全能神”

      家住甘肅省酒泉市肅州區飛天路社區的羅彩萍,原本有一個幸福的家庭。美中不足的是,她患有先天性的類風濕關節炎。

      羅彩萍自小在城市長大,家中姐弟3人,排行老大的她是家中惟一的女孩,也是父母的“心肝寶貝。”22歲時,熱戀中的羅彩萍與在某企業工作的李玉手牽手步入了婚姻的殿堂。一年后,隨著文文的出生,給這個原本快樂的家庭增加了更多的樂趣。婚后,因企業重組,羅彩萍在家中相夫教女,日子過得有滋有味。只是經常發作的疾病讓羅彩萍煩心不已。

      一天,鄰居一位60多歲的老太太找到羅彩萍,說如果她加入“全能神”,每天定期看書誦唱就能包治百病。

      “現在回想起來我怎么那么愚昧無知呀。剛加入‘全能神’時,對方說只要每天定期看書誦唱其他什么都不用干。但是,等他們用花言巧語把我哄騙進邪教組織后就原形畢露了。邪教主要是從精神上控制,心理上暗示,讓我發毒誓。然后發出指令,讓我去傳播所謂的“福音”,每人每月發展至少2名信徒并“無私奉獻”,其中,就是讓我把好吃好喝及家中的財產都“奉獻”給他們,其目的就是為了斂財。后來又“指令”我去反黨反政府。否則,就是對‘神’的不敬,會遭到‘神’的懲罰。”談起這些,羅彩萍氣憤不已。

      據羅彩萍回憶,從200元至800元,“奉獻”過多少次錢財,自己都記不清楚了。為服從“神”的“指令”外出傳播“福音”,羅彩萍曾不顧年幼女兒在身后撕心裂肺的哭喊去了新疆,時間最長的一次是3個月,住在“上線”事先安頓好的幾乎與世隔絕的地下室。

      “總之我就是把家里買菜的錢都“奉獻”出去了。傳播‘福音’外出期間,所有的通訊工具都不讓用,我想女兒都快想瘋了,整天都在哭,但就是陷到泥潭中卻無法自拔。”羅彩萍泣不成聲地說。

      服刑期間母親因我一夜白頭

      6年前的5月,因走火入魔四處散發歪理邪說非法聚會攻擊黨和政府的羅彩萍,在社區志愿者多次教育無效后不幸鋃鐺入獄了。60多歲的母親因此一夜白頭,險些哭瞎了雙眼。在獄警不厭其煩的教誨下,羅彩萍開始認識到自己錯誤。母親千里迢迢的探望,更加堅定了她悔過自新的念頭。

      “我記得特別清楚,服刑時母親第一次去看我,是由弟媳婦陪著去的。當我透過窗戶遠遠地看到母親佝僂著身軀,因患有先天性類風濕關節炎一瘸一拐地走過來時,我忍不住號啕大哭。尤其是弟媳婦的一句,姐姐,你看媽媽因你一夜之間頭發都白了時,我恨不得有個老鼠洞鉆進去。那一刻,我才徹底明白,因為自己的愚昧無知,給家庭親人及社會造成了這么大的危害。黨和政府真是對我們太好了。”羅彩萍說。

      接受改造好好做人成為羅彩萍不變的信念。

      “服刑期間,我才知道,‘全能神’信徒給我提供的信息全部是編造的。我開始一次又一次地反問自己,從小到大,父母把好吃好喝的都給我,我又為他們做了什么。自加入邪教‘全能神’后,我沒有給父母送過一次好吃的。相反,卻把這些都‘奉獻’給了‘全能神’的頭目。剛開始他們編造謊言就是為了讓我完全信任依賴他們。現在想起來,真是太可怕了。也就是我醒悟了,否則,如果被一直蒙騙自己咋死的都不知道。我現在工作生活都越來越好了,我要用實際行動去彌補自己曾經的過錯。”羅彩萍說。

      我要努力工作好好生活

      2016年5月,注定是一個色彩斑斕的季節。這一天,痛改前非的羅彩萍心情愉悅地出獄了。未來美好的生活向她展開了寬廣無限的懷抱。肅州區飛天路社區志愿者楊志紅把羅彩萍接回來了。

      給羅彩萍解決吃住是首要問題。社區干部很快就為羅彩萍申請了低保,并給她在附近租賃了一間住房,還協調區上解決了她的公益性崗位。

      “我現在每月低保金是340元,公益性崗位工資每月近2千元,這都是黨和政府給予我們這個群體人員的關愛。我剛服刑滿回來時,自己找了個餐廳洗碗的工作。后來,社區干部認為我整天洗餐具和水打交道,對我的病情有影響,就幫助我解決了公益性崗位。2017年,我因病住院2次共計花費5千余元,政府都給報銷了,社區還給予臨時救助。這么好的社會,今后,我要踏踏實實做人,努力工作好好掙錢。為自己也為家人,尤其是我虧欠女兒太多,我要盡全力彌補他們。”說起這些,羅彩萍臉上露出了愧疚的神情。

      為恢復身體健康,出獄后的羅彩萍一直服用中藥治療。前幾天,她還給自己的母親購買了幾百元錢的藥品。

      “我感謝黨和政府,感謝自己的親人,感謝社區每一位干部及志愿者,我心里愁了郁悶了,有困難了就去找社區干部,他們全力以赴給予解決,是他們的不離不棄,才讓我有了今天這樣的好生活。”羅彩萍笑容滿面地說。(博雅)

    【字號: 】【打印】【關閉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51123275563
    宁夏十一选五网址